当前位置:主页 > C假生活 >学着不轻易踏上一条令我们不快乐的道路 >

学着不轻易踏上一条令我们不快乐的道路

学着不轻易踏上一条令我们不快乐的道路

图片来源:unsplash

别被他人的想法牵着走

祖父跟性格有些古怪、拥有自己观点的人相处起来较为自在,但是他会因为不愿意理性思考与不肯主动思考的人而动怒。他大概很不乐见社会媒体让群众从众的习惯恶化。如果有一位名人描述她的减脂养生法多成功,就会有数百万人跟风尝试,即使这个减重法一如南瓜饮食法没有太大意义。

一位政客发表了无理或自大的言论,众人会因为自己是这个政党的支持者而支持,不愿起身反对。当宗教领袖发表否认女性权利的声明,大家也会因遵循传统而无二话。

现在许多政客选择议题的立场之前,都会先做民意调查,只有在符合自身的利益时才勇于发声。他们很少停下来倾听他人的观点,因为担心如果立场改变,媒体会狠狠的将他们讥为墙头草。

祖父不在乎政党政治,或不在乎自己是否一直是对的。他向我坦承,他每天都在试验新的想法,并持续质疑那些他视为宝贵的真理。他不会让自己沦于自满的境地。他明白,当我们如遵守教条般严格地跟随某项教导时,这项教条本身就变得荒谬而毫无意义,也破坏它原本真正的目的。

我觉得爷爷对于那些不愿意自己思考,也不愿勇于指出错误的人,也会有一些想说的话。六岁大的艾拉可以做到起身直言,其他人也做得到。

我们不应该让自己被他人的观点牵着走,而是停下来思考这些观点是否能对自己的信念交代。如果你接受别人所谓正确或好的定义,而非努力寻求自己的价值,那幺你就是向一盘水煮而无味的南瓜妥协。

当你发现对你最重要的事物,并愿意为其挺身而出,你就证明了自己的力量,无论社会潮流是否往不同的方向。

把爷爷的教导内化为自己的哲学

身为甘地的孙子,我一生都试图仿效祖父非暴力和同理心的典範。有一段时间,我希望严谨地坚守他的路、永不偏离。

但后来我想起当艾拉开口时,他有多骄傲,我意识到与其毫无意见地顺从,他会希望我能独立思考。他相信,只要是活着的哲学,就必须一直受到检测,才能臻于完善。我与甘地爷爷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—世人需要做的,就是看着我,明白这一点。

「你太胖了,你爷爷太瘦了。」当我从印度回来时,孩子们嘲笑我。

青少年总是缺乏安全感。被拿来与伟大的甘地做比较,似乎超出我的承受範围。

「我如何能在爷爷留下来的精神遗产之下处之泰然?」我问母亲。

「如果你当他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是个负担,它就会变得很沉重,」

她告诉我,「如果当它是通往意义与真实的道路,它就会变得很轻盈。」

在那之后,我就不再理会负面的评论。我敬佩我的爷爷,想进一步推动
他所相信的理想,但是我仍然可以做自己。

我不像甘地,我不是素食主义者。我尝试过,但后来决定不这幺做。我在餐厅享用晚餐时,有人会走向我,那种「我逮到你吃荤食」的时刻好像很了不起似的。

他们知道我想传扬我祖父的理想,但是有一个汉堡躺在我眼前。我试着解释,我的祖父不认为你需要效忠一整套教义、放弃你自身的感觉或判断。

你要思考、提出疑问,让自己成为这个过程的一部分。与其说我背叛了爷爷与他伟大的使命,不如说我把他的教导内化为自己的哲学。

我从爷爷那了解到,你不应该以某种特别的方式取悦他人。从众无法引发改变、让世界变得更好。

我常遇到在大公司工作的人,他们每天晚上在办公桌前待到三更半夜,因为他们认为这是老闆所期待的。这样真的能产生更多价值吗?还是有其他不违背自己、可以忠于家庭,依然把工作完成的方法?

我们必须小心警觉,不要轻易踏上一条令我们不快乐的道路,只因有人告诉我们这是对的。

【书籍资讯】
《甘地教我的情商课》

学着不轻易踏上一条令我们不快乐的道路

为您推荐